唧唧复唧唧,我是泰沙基

该贴部分引自知乎(英文部分另有出处,分别见下文链接)
Terzaghi文稿 | 土力学—工程科学的新篇章

“Soil Mechanics arrived at the borderline between science and art. I use the term “art” to indicate mental processes leading to satisfactory results without the assistance of step-for-step logical reasoning…To acquire competence in the field of earthwork engineering one must live with the soil. One must love it and observe its performance not only in the laboratory but also in the field, to become familiar with those of its manifold properties that are not disclosed by boring records…”

Karl-Terzaghi-The-Engineer-as-Artist

↓↓↓

Continue reading “唧唧复唧唧,我是泰沙基”

[转载]土力学大师李广信教授访谈实录

(开头的这几句不属于转载的访谈):
近几年接触了一些现场检测和监测的数据,在分析数据的时候常常感觉到这些数据到底是不是能用?为了更好地做好研究分析,实在应该更多一点的时间泡在现场,包括这一系列现场检测和取样分析。坐在办公室等待发来的数据,感觉还是不行,最好整个检测分析的过程都要参与。

下文引自今日头条
土力学大师李广信教授访谈实录土力学大师李广信教授访谈实录

↓↓↓

Continue reading “[转载]土力学大师李广信教授访谈实录”

听雨

虞美人·听雨
宋–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If it comes back

If you want something badly enough,———-如果你渴望爱情,
You must let it go free. ——————————就必须给它自由。
If it comes back to you,——————————倘若鸟儿回还,
It’s yours.———————————————-它就不再飞走。
If it doesn’t, ——————————————-若它去无影踪,
You really never had it anyway.———————你从未真正拥有。
(Anonymous)—————————————–(无名氏)

倘若鸟儿回还

大学英语精读第五册,Unit 6

Urban redevelopment

作者:郑昕煜

(内容节选,报告全文内容链接附后)

过去的汉正街把握着武汉早期商业的命脉,改革开放初期,汉正街曾被称为全国小商品市场第一衔。武昌得胜桥,曾是武昌北城最繁华的小商业之地,虽名有桥,但却是一条距今已有500多年的老街,孕育了武汉的菜场文化。但是,这些地方在武汉城市发展的浪潮中也免不了被拆迁改造的命运。但是,我认为,这些老城区的每一块砖瓦都是历史的见证。文字可以记述历史,但是绝不会比这些见证了历史的房屋、街道更加生动。推土机推倒一座房子,推平一条街道或许很容易。但是,如果当所有的老城区都成为一堆建筑垃圾,那么武汉这座城市也会失去她的魅力。

链接

从户部巷和吉庆街看武汉旧城改造的经验教训

Homeland far away

作者:刘美琴

(内容节选,报告全文内容链接附后)

我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大人们都在午休,睡不着的我独自来到了后山。在山间的小路旁,一棵树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棵树上有一个奇怪的果子。在这静谧的林间,一棵只有一个果子的树,这是很令人遐想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被神话故事腐蚀的很深的我来说,我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和人生果一样的仙果,吃了之后会让人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于是我爬上树,摘下了那颗果子,偷偷的溜回家,用石头将果子砸开,露出了果子内部晶莹剔透的、像红宝石一样的果粒。因此我更加肯定,这一定是一个神奇的果子。我小心翼翼的捧起来,吃下了它,味道甜丝丝的。我就坐着等着神奇的事情发生,等啊等,等啊等,最后就睡着了。直到妈妈把我叫醒,我依然是原来的我,没有任何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而妈妈指着地上的果子皮,很惊讶地问我,我哪来的石榴。石榴?不是神奇的果子,我当时失落极了。然而,我后来却再也没有吃过比这更美味的果实了。

链接

远去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