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网站上写感受。

选课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听众挑选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挑选听众的过程。听众的挑选是用脚投票,挑选听众是留下那些投了票的脚上支撑的脑。而任何一个演讲,听众留下来听一定源于内容主题的契合及个人魅力,而不是点名。作业质量的好坏,同样取决于讲演内容的引导和听众的共鸣。

从不断能够筛选到更多的好作品,或者说认真又独立思考的作品,可以很高兴地看到上述的这些得到验证。

成龙-感受

另外一个感到拉开距离的是,当谈到一些人、一些事、一些作品的时候,那种真切展示出来的沉默和茫然,代表着一种真实的代沟,至少是在某些瞬间的一种表现形式。能够共鸣的是什么?是人类共通的感受。不能共通的是什么,是时代的印记和深藏其背后的文化特征,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culture shock,空间之外,时间轴上的文化冲突。

取其共鸣,讲其不同,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很多时候的问题在于,这种文化冲突会导致幽默失效。

上个世纪的一个MV,感受一下?

Transportation in Literature

作者:徐楚彤

(内容节选,报告全文内容链接附后)

其他作品如((Life of pi)) (少年pi 的奇幻漂流)等,主角都是孤身,一 叶扁舟在海上孤独地航行。船只在这些作品中,往往作为人类在茫茫大海中唯一 的容身之处。大海在作品中往往呈现以自然的无穷力量。茫茫然无边无际看不到 头,令人绝望:蕴藏风浪,翻覆沉没;深不见底,蕴藏着无穷的危险和可能性。 这些船渺小,脆弱,正如人类本身,却与人类共同奋力抵抗着大海甚至不惜粉身碎骨。以帆船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文学作品中,主角的命运也总是充满了悲情。实 际上,这种帆船与抵抗自然,与风险的联系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在人类使用帆船 探索大海的时代,的确总是充满风险和死亡。

链接

从欧美文学中看交通

The Vanished Days

作者:周妮

(内容节选,报告全文内容链接附后)

人们常说,随着道路上车辆的增多,清洁的空气、安静的环境也离我们越来 越远。其实,随之远去的还有那一份温暖。

。。。

在路上的时候, 我和姥爷总是走走停停, 会与很多在田间劳作的人们说几句话, 他们的话题也比较朴实,都是到哪里去,到家坐坐,农作物长的怎么样之类。用现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说,自己那时候图样图森破(太小不懂事),所以会不停地问姥爷,既然你答应到他家去坐一坐喝口茶的,为什么你不真的去呢?姥爷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说这只是一种礼节,在农村都是这样,并不是不诚实的行为。 到镇上的路虽然有好几里,但那时的自己似乎从来不觉得很漫长,很难走,或许 是因为在路上能看到各种好玩的动植物,还能跟姥爷不着边际的闲聊。那一份悠闲,那一份莫名其妙的快乐,那一种“ 在路上” 学到的朴实道理, 在现在很多孩 子看来都只能是奢望了。

链接

追忆消逝


Bigger than bigger 之梅庵琴谱

很难想到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会讲到梅庵琴谱,但这正是这种通识课3.0所应该考虑去做的吧,人文与科学的十字路口,我们不应该因为专业的细分而让知识结构也分开成文理工。

这个网站也是,并不想做成一个交付出去给人按模板做一个,然后也就那么放着的一个网站。很多定制的官网,一看就不是想要的东西。

只是在这里写东西,会更收敛一点,你说文字应该在朝还是在野呢?应该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呢?应该说是“居庙堂之高,须有山林气味;处江湖之远,须有堂庙经纶。”

其实一直以来,别处文章会更加嬉笑怒骂一点;庙堂文章就。。。但是其实也好。

会慢慢添加内容到分好的不同模块,让资源和思想慢慢成长。

Continue reading “Bigger than bigger 之梅庵琴谱”

看不见的城市

作者:王馨仪

(内容节选,报告全文内容链接附后)

从看不见的部分来看,为了修公路、修铁路拆掉的一座桥,可能是一座城市市民的情感依托;为了管制交通而取缔的流动摊贩,恰恰是城市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条老街,拆了重新建一条仿古的街道,带动了商业发展,而那些关于街头巷尾的记忆则消失殆尽。我们破坏、修复的往往是表面的东西,而看不见的部分被破坏了,是没法修复的,甚至人们都不会意识到。

当我们看到这样一句话: “ 在长沙, 街上再难看到推着小车买白玉兰花的奶奶了”,而我们还在“饿了么”上面点着外卖,没有意识到,传统的文化社区正在走向消失,饮食文化带来的社会功能随着其消失而一去不返。我们以为发达的物流,这类外卖app为我们提供了更多数据,更多方便,会使大家越来越交融,而相反的是,大家越来越分离,越来越走向孤独的个体,没有一个依靠的社区邻里,没有熟悉的餐馆摊贩,有的只有自己的一间公寓和一桌外卖。

此外,我们应当意识到,传统的社区、传统的文化承载着我们的记忆,但是随着交通的发达,我们迎来了一个空间碎片化的时代。以前,北京和广州,相隔千里,绝对是两种文化的载体,而高铁使这两个地区沟通的越来越多,飞机使中国和国外的沟通越来越多,从微观层面来说,城市的不同区域随着汽车的兴起而交往越加频繁。一一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身处的一切空间,都在随着交通运输的兴起而走向碎片化。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世界上的大都市都只是纽约的翻版。城市面临着一个千篇一律的问题, 正如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提到的:“人在旅行时会发现城市差异正在消失, 每座城市都与其他城市相像。”我们的空间不仅在走向分裂,而且在失去辨识度一一因为我们不再保持有完整的文化核心区,文化的核心不是世博会的几栋建筑,而是活的街道,包括街坊邻里、商户工人和生生不息的传统文化资源。

在我所关注的情感地理学领域中,地理不再只是一个坐标,人的情感往往和地理相联系,我们在加强城市间的、城市内部的交通联系的同时,不能忘记,不同的区域也有属于它的情感,不同的人对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偏好,这样的情感联系像卡尔维诺所说,与记忆有关,与文化属性有关,与传承有关。所以城市规划仅让规划师参与是不够的,仅仅以经济发展和区域联系为导向也是不够的,应该让大众参与,重视民众的声音。

链接

看不见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