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花 & 难舍难分

郁可唯翻唱了谭咏麟的水中花,与之相对应的另一首老歌是难舍难分,曾经的 “十大煽情分手歌曲” 之一;同样的杏花春雨,同样的雨打风飘,年华流走,同样的灯火阑珊,烟消云散。。。
然而真正使它一度跻身“十大煽情分手歌曲”,恐怕并不是这些叠加的意象 ,而是——“说起来爱情的悲欢离合有个你我永远不提,相偎又相依要留在心底陪我一路到天涯”。——不知道有多少人走过爱情之后会永远留一个人在心底,永不再提,也永不忘记——五百年后剖开自己的心,看到一颗晶莹的泪滴,那里面恍然有一个被泪滴的表面张力球面化了的倩影,不必犹疑,你一定会记得她是谁

水中花 谭咏麟
↓↓↓Read more

莫斯科不相信领空

俄罗斯关闭领空。

曾经过境莫斯科一次,都忘了那个机场叫什么名字了,翻看照片看到mockba-wepemetbebo,到网上搜出来都是广告,尤其某个百字开头的搜索引擎,这个引擎现在搜出来头几页结果基本上都是没用的。

Mockba-Wepemetbebo

这个Moscow Airport可能叫 Sheremetyevo Airport( 谢列梅捷沃机场 ), 印象中机场都是伏特加和套娃。 伏特加,传说中的烈酒,但好像也没有多烈啊;还有威士忌,超市中的威士忌,很一般,也许传说中的这些酒,就不应该在超市里买吧。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那你还是要来中国啊,有没有最美的人或许可以商榷,但一定有最烈的酒。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在所有逗留过的机场中,对迪拜的机场最有印象,停留的时候免费提供的食物,并且经常改变装修,几次途径,次次都有所不同。

流浪的燕子,冬天的树

今年。。。哦,应该是去年了,去年有个音乐节目叫时光音乐会,早几年有个类似的,叫围炉音乐会,唱歌的人都已经比较老了,最“嫩”的常驻嘉宾应该也四十了。有一期是小柯的歌,想起好多以前的歌曲,其中有一首是《冬天的树》,现在流行的可能是戚薇的版本,其次大概是吴虹飞的版本,其实这首的原唱是燕子(吴金玲,又名流浪的燕子)和呆呆(梁雪,又名呆呆雪);已经很难找到原唱,于是发现以前留存的歌曲,现在许多已经是绝版了。当时想写一点,可是有两张隐约记得在某个论坛看到的照片一直找不到(可能依托于以前论坛的东东,几乎都会消失),于是就没写了。

那是校园音乐比较活跃的几年,文末图后引用的是当时第一期《珞樱》的宣传稿,这版珞樱一共有十七首歌,另有一些文字。
往后是另外一个论坛的一些留言。
再往后的内容转自天涯

已经找不到这个论坛了
流浪的燕子,冬天的树
↓↓↓Read more

录影带时期影片的AI修复和锐化

飞燕惊龙片头曲-萧丽珠
1985蕭孋珠-飛燕驚龍

我把冰心一片系上万种缱绻 / 伴你上穷碧落下黄泉 / 寻访天地间至善至圆 / 绵绵密密 岁岁年年   
我把丹心一片誓向白云苍天 / 纵然万水千山走遍 / 寻访天地间真理泉源 / 再释亘古儿女情缘   
只想天上人间世世共婵娟 / 谁知江湖路上多艰险 / 风雨飘摇义薄云天渡难关 / 波涛汹涌 力挽狂澜   
玉人侠骨柔情 / 天相柳暗花明 / 飞燕惊龙 剑胆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