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我的民谣,一个时代(中)

冬天的树–流浪的燕子
秋天的树–张雨生

纹枫组合。湖北省民谣节的又一个产品, 曾宣言掀起第二代民谣浪潮。 吉他很好,和声很好,人也很好。 左边的疯子已远涉重洋,学开飞机去了; 右边的蚊子如今下落不明,据说在某司法单位,法官。
亲爱的朋友,我多想你们。
这是枫子的回忆:
一段沉淀的记忆——-(纹枫组合)
一段沉淀的记忆——-(纹枫组合)
《我弹吉他》
对音乐或者唱歌的喜爱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 那时的感觉是作为一个孩童的天真与烂漫。 很喜欢无边无际的哼着歌,但也只是这样哼着。 没有波澜也没有故事的成长了。曾也有过考音乐学院的愿望,但最后还是走进了武汉的一所普通的大学,成为一名再也普通不过的大学生。
说起弹吉他,有一些的戏剧性。上大一时本来带来一把吉他,打算学好它,但只学了两三个简简单单的和弦,可以弹首最简单不过的《青春》。没有什么长进所以就没放太多精力在吉他上面,所以大部分时间那把吉他都呆在角落里,像那些被人遗忘的故事一样蒙上了一层灰尘。一年的时光就在这样平淡无奇的日子中过去了,与吉他无关。
在流行追女孩子的大二,我也时髦了一把,却遭到了拒绝。一大把鲜花被当作了“友谊”的礼物—-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傻。我不是因为情场失意或者想出风头才静下心来弹吉他的,虽然无聊的时候会在寝室里坐一天,开始玩吉他
只是在某个时候发觉自己一个人弹着唱着也是一种美,有时候还可以吼两嗓子,权当一个人的消遣。其实吉他入门并不难,只是需要有耐心。于是乎,从不会按和弦到大横按,从识谱到弹音阶,各种调性互换等我很快就自己学会了。

《认识文子》
我和文子相处的时间是比较短的,差不多一年。那是上大四时在“乡村琴行”。我们两个在一起合作是因为吉他水平差不多。在两次学校的演出之后就天天泡在一起,研究琴艺。把自己懂的全说出来,有时候吃住全在琴行。那一段日子也很值得回忆。

《原创万岁》
我喜欢各种音乐。也有人说,朋克是精神, 摇滚是灵魂,民谣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一次听文子唱自己的歌是一次在酒吧里。他说:“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自己写的歌曲名字叫: “bad girl”,希望你们喜欢!”我在台下听着感觉不错。有一次,觉得好玩,我在他面前 弹那“Bad girl”,边弹边笑。之后我也弹了自己的给他听。

《组合诞生》
文子说,以后演出还是有个名字好。 那叫什么呢?老李也在一旁出注意。他说那咱们就学羽泉,叫纹枫吧。我们都没有反对。于是“纹枫”就诞生了。那时文子还想了一个图标出来,就是先画一个枫叶,再画上些纹路在上面。他说没准儿以后用的上。

《与大家认识》
参加第一届“城市民谣节”是由刘昊和阿但(堰鼠组合的两位成员,获02年”统一’ 冰红茶校园歌手比赛全国决赛第二名)介绍的。那次在电台,阿峰把大家都召集在一起,鼓励大家把民谣节办好。在开会时,文子还见到了他崇拜的偶像吴金玲(第一届全国闪亮之星大赛评委推荐奖,第二届全国闪亮之星大赛中南赛区第五名)和梁雪,可把他乐坏了。他还向前去问燕子:你是不是参加去年那个比赛,唱《妈妈》的,还获了奖了也!阿峰听过我们的歌后就同意我们来电台做节目,之后就到各个学校去演出于是就认识了好多好朋友:王恺,徐杰,果子。。。听到的是他们内心深处纯净而美丽的声音,我觉得这是一笔财富,是很难用其他东西来代替的。

《毕业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那段日子是我做学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离开那座城市已经快一年了,他们也将面临毕业,开始各自的人生。我们还年轻,我们都有梦。我们不后悔,因为我们都疯过,快乐过,这已经足够了。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也没有什么重点
(比如歌曲风格什么的),乱七八糟的。《我弹吉他》也可以不要,我顺手就给写出来了:)
就这么多了,越写越难受 

我一个人,在唱《橄榄树》。台下,是你们的聆听;身后,是他们的目光。

民谣节的主题歌《走过青春》。 

走过青春 
词曲:王恺 guitar:恺恺,文子 
唱:阿但,呆子;砍砍,燕子;阿狗,
阿猫;文子,彭岚 

当青春走过你的脸,写下多少年少轻狂的诗 
当岁月流过你的指尖,带走那些我们许过的诺言 
当青春走过你的眼,你目光的忧伤我依然流连 
当我再次听到你写的歌,你又轻轻拨动我的心弦 
你说,爱我所爱,那些来来往往路过的人 
你说,过去现在,我们一起唱过的歌 
你说,爱我所爱,那些夕阳下面温暖的日子 
你说,过去现在,走过的青春无怨无悔 

走过青春 –词曲:王恺 guitar:恺恺,文子 唱:阿但,呆子;砍砍,燕子;阿狗, 阿猫;文子,彭岚 
↓↓↓Read more

我的大学,我的民谣,一个时代(上)

By–流浪的燕子
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考古帖,太长了,也许应该分成两三个帖子。。。

下一站茶山刘-房东的猫

那年大一。刚军训完没多久,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 天气开始凉了起来,我们几个对高校的社团充满了好奇心,满校园的逛来逛去,终于乐颠颠的加入 拉拉吉他协会。于是人手一把吉他。 有一天系里搞迎新生晚会,我们拿回来好多气球, 挂在床沿,挂满整个宿舍。我的床头还挂着孟庭苇的海报。 那时的我们,都挺白痴的,但是很简单。
没想到过,一生就在这里转弯。

第一次参加大学的晚会,是我们自己一手办的 吉他晚会,仓促简单但是真诚。我猜我是在唱 《闪亮的日子》,有97级的师兄上来献花, 我很开心的接过。 才知道一台晚会不是那么容易的。 观众不多,但都静静聆听。 如果开心,就好了。

冬天来的时候,我们开始穿上了厚厚的毛衣, 这是我在武汉过的第一个冬天。居然飘雪了。 我们已和协会长老杨涛混得比较熟了。那时他是我们的偶像,因为能写好多好听的歌, 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他或者让他找到我们, 安静的坐在他旁边听他唱那些很简单很伤感的民谣。那时最常见的是一群人对着桌子上的残羹冷炙大声唱歌。还有在背着吉他深夜的校园里闲逛,穿过教工宿舍楼,楼道里的灯光在身后应声亮起,最终来到大操场上弹琴歌唱,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看星星。天稍微冷了,还能在角落的梧桐树下搜集落叶生火取暖,直到天亮,空中弥漫着伤逝的气息,我们散去。那天阳光灿烂。这是紫阳湖畔。照片有陈旧发黄的迹象,我们真的老了吗?那时多快乐。 

系里的元旦晚会回来,妆还没卸。 唱的是《那天》,在歌舞晚会中的清纯让我自己都有点感动。同台的还有一位师弟,小提琴不知道多少级,即兴为我演奏solo。说了世上一无牵挂为何有悲喜,说了朋友相交如水为何重别离,说了少年笑看将来为何常回忆,说了青春一去无回,为何还哭泣……
曾经以为,仅有民谣淡淡的忧伤陪我度过四年。
那时我真的想不到,我就要不快乐了。

流浪的燕子-七月
↓↓↓Read more

樱花城堡与校园民谣

翻到了几张照片和一批帖子,打算有时间慢慢贴上来。

我的大学,我的民谣,一个时代

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做了一档节目叫做“我们民谣2022”,看了开头就没看了,民谣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东东了,之所以还能做,只是因为当时抱着吉他的这些人,现在正在忙碌工作,有时候会看一看,想想当年的校园。

今年的教育让偶感觉到很大的失望,樱花城堡还是那个城堡,但是填充其间的人和音乐一样,已经大不相同——本来就不会相同,但是差距如此之大,还是失望的。
但是反过来想想,教育也和听歌一样,不好听就由他去吧,不听就是了——好听就听,不好听就删掉,数字音乐比随身听时代还是方便很多,不会一个磁带上固定就那么几首,不好听还得每次去快进倒带跳过去。

↓↓↓Read more

偶然的故事

阅读须知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自行对号入座

链接:

偶然的故事

没得么事能够阻挡 / 你对自由的向往 / 天马行空的生涯 /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 也曾感到彷徨 / 当你低头的瞬间 /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Read more

七月

刚刚看到燕子也唱过这首七月,就是那个流浪的燕子冬天的树那个燕子。
这首歌容畅是原唱,卢中强可能是作者,网上比较多的时候可能是汪蕊,当时毕业季很多人唱,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用在了爱情呼叫转移中,江映蓉版本。

      那一年的寒风中 / 你化了很浓的妆
      第一次牵我的手啊 / 就装作老练的模样
      你等我说 / 等我说你漂亮
      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有一年的夜色中 / 我遮住星星的光
      第一次吻我的脸啊 / 多少有些惊慌
      你等我说 / 说你是我唯一的港
      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七月的无奈 / 我们尽量不去想
      你说你的山 / 我说我的水乡
      七月的无奈 / 我们尽量不去讲
      哦真的也许真的很傻
      ——– ↓↓↓

      Continue reading “七月”

      水中花 & 难舍难分

      郁可唯翻唱了谭咏麟的水中花,与之相对应的另一首老歌是难舍难分,曾经的 “十大煽情分手歌曲” 之一;同样的杏花春雨,同样的雨打风飘,年华流走,同样的灯火阑珊,烟消云散。。。
      然而真正使它一度跻身“十大煽情分手歌曲”,恐怕并不是这些叠加的意象 ,而是——“说起来爱情的悲欢离合有个你我永远不提,相偎又相依要留在心底陪我一路到天涯”。——不知道有多少人走过爱情之后会永远留一个人在心底,永不再提,也永不忘记——五百年后剖开自己的心,看到一颗晶莹的泪滴,那里面恍然有一个被泪滴的表面张力球面化了的倩影,不必犹疑,你一定会记得她是谁

      水中花 谭咏麟
      ↓↓↓Read more

      莫斯科不相信领空

      俄罗斯关闭领空。

      曾经过境莫斯科一次,都忘了那个机场叫什么名字了,翻看照片看到mockba-wepemetbebo,到网上搜出来都是广告,尤其某个百字开头的搜索引擎,这个引擎现在搜出来头几页结果基本上都是没用的。

      Mockba-Wepemetbebo

      这个Moscow Airport可能叫 Sheremetyevo Airport( 谢列梅捷沃机场 ), 印象中机场都是伏特加和套娃。 伏特加,传说中的烈酒,但好像也没有多烈啊;还有威士忌,超市中的威士忌,很一般,也许传说中的这些酒,就不应该在超市里买吧。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那你还是要来中国啊,有没有最美的人或许可以商榷,但一定有最烈的酒。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在所有逗留过的机场中,对迪拜的机场最有印象,停留的时候免费提供的食物,并且经常改变装修,几次途径,次次都有所不同。

      流浪的燕子,冬天的树

      今年。。。哦,应该是去年了,去年有个音乐节目叫时光音乐会,早几年有个类似的,叫围炉音乐会,唱歌的人都已经比较老了,最“嫩”的常驻嘉宾应该也四十了。有一期是小柯的歌,想起好多以前的歌曲,其中有一首是《冬天的树》,现在流行的可能是戚薇的版本,其次大概是吴虹飞的版本,其实这首的原唱是燕子(吴金玲,又名流浪的燕子)和呆呆(梁雪,又名呆呆雪);已经很难找到原唱,于是发现以前留存的歌曲,现在许多已经是绝版了。当时想写一点,可是有两张隐约记得在某个论坛看到的照片一直找不到(可能依托于以前论坛的东东,几乎都会消失),于是就没写了。

      那是校园音乐比较活跃的几年,文末图后引用的是当时第一期《珞樱》的宣传稿,这版珞樱一共有十七首歌,另有一些文字。
      往后是另外一个论坛的一些留言。
      再往后的内容转自天涯

      已经找不到这个论坛了
      流浪的燕子,冬天的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