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话大概也就是得诺贝尔之后才有资格讲

很多观点,甚至做法,在真正的科学家中是有共识的;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去那么总结。

回想我自己的第一个模型,也是在等待一位朋友的间歇,在门外反复踱步的时候想出来的。当然,并不是那一刻,短短时间的思考之功,而是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了,那一刻突然想通了而已。这种体验,每个学者大概都会有。

” 在孩提时代,每个人都拥有着许多种可能性。你既可能成为职业棒球选手,也可能成为歌剧演唱家。但是,到了二十岁左右,我们就知道了自己的局限,就会因种种原因而将各种可能性自行消去,同时也会追问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无论是谁,都要过这一关。此时,你只能严肃认真地对各种可能性加以权衡,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擅长做的事。”
这一段,正和我前几天写专业选择时所想到的一样,实际上越往后,知识、经验越多,但是可能性越少,我们没有办法进入所有领域,所以,年轻时的选择非常重要。另外,我们无法成为所有领域的专家,但我们在精进一门的同时,完全可以涉猎尽可能多的领域,这能保持科研生涯的idea永不枯竭。而且,当你写完相对论的时候玩玩小提琴,画完鸡蛋之后画画人体解剖图,这不也蛮好吗?

日本医学家,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本庶佑
本庶佑:真正一流的工作往往没有在顶级刊物上发表
Read ↓↓↓more

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采桑子·重阳》,毛泽东)

我已很久没写了,诗心已共灵心去;也就去年写了几首,也没见写多好。
恍然间,重阳又将近。

自古 “哀声易好,欢词难工”,(原:“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声要妙;欢愉之词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也。” ,《荆潭唱和诗序》 , 唐,韩愈 ),才有“赋到沧桑词便工”(《 题遗山诗 》,清, 赵翼 )

鹊桥仙  重阳
【唐】 。。。
春波渐冷,重阳又近,岁岁物华暗换。楼阁寂寞旧时窗,正窗外,残英散漫。
桂枝香杳,梧桐叶落,一任秋风吹散。离合终是不由人,挽不住,轻舟离岸。


Double Ninth 14th Oct. 2020
↓↓↓Read more

土木工程

现在的网络和以前很不一样了,以前写什么,对不对,大家回帖讨论一下就算了,现在任何一个观点都可能不知何时被无限放大,所以像以前那样的写作氛围没有了,想写点什么都很犹豫。今年听说一些传统行业的专业不是很受欢迎,当时就想写点,可也一直没写。

选择专业,在刚高考完的那个年纪,最重要的考量是什么?应该是多大程度上所学的能够参于到未来几十年的重要领域的进展中去。从这个角度,行业艰不艰苦,就业情况,有时不一定是第一考量。

人类知识的不断积累,和个体生命长度的有限,使得人类文明的传承不得不使用分工合作的办法,于是才有了分专业,每个人传承发展一部分知识。这种情况下,选了专业意味着与很大一部分其它领域的知识擦肩而过了,确实应该好好选择。

其它的专业不知道,就岩土来说,其实是有机会参于到未来的重要领域的。人离不开大地,哪怕上了天,也要寻找另一片土地落脚🦶。去年登月取样成功时就写过一篇,当时英文写的,登月,火星,这应该是非常有未来参于感的领域了。我们研究那里的土。

Since 2005

相对于其它材料,土体是很复杂的材料,可研究的角度也多,矿物成份,环境,植物生长。。。土体的各种现象,其实不仅限于力学、打地基、盖房子。很有机会探寻新的主题,并且对赖以生存的大地的研究,也会是任一时代都不过时的题材。

↓↓↓Read more